禮拜五下午,我們驅車前往向陽森林遊樂區,這次工作的目的是要從事步道的監測,範圍在往嘉明湖方向的步道7K處到登山口,我們做的監測不是整條步道都監測,而是每隔一段距離找一個測點,因此老師把7K處算第一個點,往下每隔150公尺再設一個點直到登山口,算下來到登山口之前剛好設到30點,符合老師原先的預估。
7K處高度大概在3400左右,登山口約2600左右,向陽森林遊樂區約在2200。
原先老師規劃第一天晚上在向陽森林遊樂區住一晚,第二天一早先坐車子將我們五人送到登山口,換上重裝爬到向陽小木屋,之後改換輕裝開始往上爬,到7K處做完第一個點之後,開始往下每隔150公尺釘木樁、測量步道寬、做一些記號,做到向陽小木屋時如果天候已晚,就在小木屋過夜,第三天一早在往下繼續做,做到登山口,然後回家。
但在晚上的討論過程中,成員提議早點出發,直接輕裝上去,應該可以在晚上之前回到向陽森林遊樂區。老師的作法是比較謹慎,怕第一次做抓不準施作所需耗損的時間,影響到山上工作的安全,但成員的提議相當誘人,估算一下時間似乎可行,因此決定提早於4點30起床,5點出發。
2200的高度,帶有寒意的氣溫,身上批了三件衣服。第一件是排汗衫,爬山時可以迅速排汗,休息的時候才不會整件衣服濕涔涔,導致著涼。第二件是套上比較保暖的,讓體溫可以保住,不致於失溫。第三件是防風防雨的外套,這樣風雨才不會灌進身體。喔~還得戴上帽子~是那種可以變裝成海盜的那種,因為人體大部分的溫度散失是從頭部,所以也得避免讓頭部一直吹風,也比較不會頭痛。
在登山口稍微祭拜過山神之後,開始上山,大概比預估的時間晚十幾分鐘到達7K處,山上起濃霧,看著那些雲霧從山頂上溜下來,有的還會轉圈圈,想必山頂的風勢很大,當上到3000左右的高度時,四周已經沒有針葉林可以遮風,只剩下玉山箭竹、玉山杜鵑及一大片的草原在兩旁,此時狂風直接襲擊,就像相撲比賽要把對方推倒一般,上到嶺線時更是恐怖,感覺就像站在百米跨欄比賽的欄杆前面,那些狂風就是選手,被風吹的感覺就像你跑到欄杆後面讓他踹一樣。重要的是,身體重心要往腳來的方向傾,才不會被踹倒。
山下是萬事太平,山上是淒風苦雨。
每個點不用10分鐘的時間就可以完成,做到第30點差不多是下午3點左右的時間,回到森林遊樂區去大概4點多,絕對不用擔心需摸黑下山。但是人因被踹了很多下,下山的時候頭開始發脹,感覺有人把我的頭當氣球一樣一直吹氣,直要吹到暴掉,可是外面又好像有一股力量往內壓,感覺就像已經暴掉的行李箱,而你還是使勁地把所有東西壓進行李箱內。脹呀脹呀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bin 的頭像
Robin

羅賓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