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去聽八色鳥叫春演唱會,早上10點多趕到了人文公園,會場上擺設了很多關心環境保護的攤位,人很少,台上除了在排練晚上的活動,也即興地演唱幾首歌來讓會場熱絡一點,台下坐了幾位捧場的聽眾,以及跑來走去的工作人員,一些人跟我一樣一個攤位一個攤位晃著。晃著晃著竟然發現了貓吉拉兄,原來濕盟也跑來擺攤,因為從濁水溪以南的濕地幾乎都是他們關心的範圍。
心想,真的太好了,至少偌大的會場裡有個地方可以歇腳聊天打屁也是不錯,更何況我背著背包手拎著筆記型電腦真是累人,可以暫且小歇一會,喘一口氣,真是舒服。
原本想說來到這,除了聽演唱會,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參加他們所舉辦的生態旅遊,但沒想到的是,生態旅遊的現場報名名額竟然已經額滿了,滿了滿了滿了,天呀~~~~~~~~~~也就是說,我要在會場裡一直等到晚上七點才會進入另一場重頭戲---「演唱會」。當然這樣一講好像把那些上台演講的環保鬥士及社運人士沒有放在眼裡,但其實不是這樣的,因為就當時的狀況而言,台上講的人跟台下的我,其實原本就是站在同一個陣線上的,妳有看過牧師在跟牧師傳教的嗎?沒有嘛!對不對!台上的人那樣的熱情的嘶吼的感性的引經據典的,除了讓這些環境關懷者可以更瞭解之外,其實最重要的是,讓更多的人可以關注到這邊所發生的事情,以及這件事所代表的不公與不義。
反正就是這樣,待在濕盟那邊打屁耗時間,不然就是跟濕盟的老師去看附近的人工濕地是做的如何的失敗,政府是如何的花錢,一時之間幹聲連連,此起彼落,倒也滿有趣的。
天越黑人越多,不一會兒,台下已經坐了好一堆人,幹嘛~你們這一堆人是怎樣,你們是螢火蟲嗎!!天黑了才要出現,早上也不來捧場一下。貓吉拉兄他們一早就來,所以他們不是螢火蟲,但他們沒有要留下來聽演唱會,所以款款ㄟ就要趕回台南,恩ㄟ~貓兄~你們也不是蝴蝶蜜蜂呀!!早上採完蜜就要回去了喔!
我又是一個人拉,沒關係,最近很習慣了自己一個人流浪。
台上第一個上的是黑手那卡西,第一首就是獻那些給默默付出且受資方壓榨的勞工朋友,「福氣個屁」,諷刺著某部廣告最後講的一句話「福氣啦!」,那些勞工朋友在現實的環境中真的是福氣的一群嗎?!原本以為黑手那卡西的知名度不像陳昇、陳明章那樣的高,可能帶動不起台下的觀眾,但出乎我意料的台下的觀眾在他們熱誠的激昂的憤慨的帶領下,是一片的叫好,他們唱出的每一字句,似乎都可以唱進每個人的心裡,連坐在我隔壁看起來70好幾的老阿伯都鼓掌叫好,還會摳息呀(嚇)!唱到台灣牛時,惠哥突然一呼「阿扁,我們不要蓋水庫,我們要八色鳥」,台下簡直也接近瘋狂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bin 的頭像
Robin

羅賓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