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去爬山,但這是一項工作,不是去玩的。
上週五,我們起身前往納納山去做第二次踏勘。上一次探勘我沒去,那次老師他們攻不到三分之一就撤退了。這一次跟登山社的一位資深登山愛好者問好路線後,決定再攻一次,勢必攻下這小小一座不過五百公尺高的小山。哼~
雖然是一座小山,但是根據那位登山愛好者的經驗,海岸山脈的山比中央山脈的山還要不利於行走。原因在於海岸山脈屬於新的地層,地質破碎,很多地方容易落石坍方,加上地勢不高,氣候濕熱,螞蝗恙蟲出現的頻率相對的高,所以很多人寧願做中央山脈的調查與研究也不想做海岸山脈的調查與研究。
唉~沒辦法~誰叫是工作咧~只好幹了~
凌晨四點半集合,當然是凌晨四點就要起床了,#$%#,梳洗完換裝穿鞋子,騎著腳踏車去集合,意想不到的是,今天格外的"晴朗",天空中沒有半點雲朵,星空燦爛,當我騎過教師宿舍的時候,由於那條路上兩旁的樹林擋住了光害,讓我彷彿騎在宇宙之中,哇嗚~我應該沒有飄起來吧。
搭上車,車子來到台11線,原本黑壓壓的一片也漸漸地露出了曙光,開到豐濱的時候天空已經都亮開了,只是那個圓圓的月餅怎麼還沒升起來,真是奇怪。就我以前的經驗,來看日出的時候,遠方的海面上總上飄滿著一大片的雲,看到月餅的時候,他已經升到一定的高度了,根本就沒有看到他從海面上升上來。這次的情況不同,各位,這次遠方海面上沒有什麼雲,看到月餅從海面上升起來的機會相當的高呀~
開到豐濱,經過市區買個早餐,開出市區後已經看到月餅有一半在海面上,哇哇哇哇,郝猩混喔(吃早餐ing),月餅升起來很快,咻一下就整個起來了,我突然有一種見光死的感覺,怎麼那麼大呀~
到了長虹橋,眼前就是納納山的山頭,看到如登山愛好者所說的一戶民宅後面的階梯,但是我們不敢確定就是他,只好問問住家,而住家的I'na竟然這麼早就起來了~他說"我沒有聽過什麼納納山捏""我知道有很多人來爬我們家後面這座山,但我沒有聽過什麼納納山",看來這座納納山可能是一個叫做納納的人所取的,不然I'na怎麼會不知道咧~
既然就是這條路,那就往上攻吧。但一開始就是荒煙漫草根本看不到有人走過的痕跡,看來要自己先砍草開路囉,還好還好,我是做紀錄的,老師,勞駕您了~
看著前方的老師一直揮動著大刀砍草,加上現在又是陡峭的路段,我真懷疑我們真的走到正確的路徑上嗎?往上走,但卻越來越陡,走到都需要用到手腳並用了。山腰處這邊的地形,已經漸漸出現石頭裸露在外,而且因為地勢陡峭,如果沒有踩好或太用力,腳下的石頭可能就鬆動滾落到山腳,我就看著老師走過上方時突然叫了一生「小心石頭」,然後就看著一顆大約一個半手掌大的石頭從我右手邊一公尺處滾過,雖然這顆石頭也沒有多大,但我也不敢隨便給他砸到,很痛的捏~
再往上走,看到一個大榕樹,這榕樹的大不在樹幹很粗很高大,而是他的氣根到處生長,而且長在趴在巨石處,這邊一個枝幹那邊一個枝幹,枝幹與枝幹之間又連在一起,已經分佈清楚哪一個枝幹是最先的主幹,他分佈的區域很廣,也許有一個網球場那麼大,真是壯觀驚人。
而在這邊,也發現了鑿石的痕跡,很明顯的一定是用機械機具所開鑿的,這讓我們想起了這地方附近有一座礦場,或許這邊以前也是採礦的地方。
再往上走,原本的蔓草已經漸漸稀少,換成是一堆密林,而在密林之中最容易走失,因為到處都是可以走的路,如果沒有標記很容易就忘記剛剛走過來的路,不像在蔓草中,走過就會留下明顯的痕跡。
再往上走,來到一處亂石堆疊的地方,我們於是從這顆石頭跳過到另一個石頭或者爬到另一個上面去,我現在覺得這根本就不是登山步道,這根本就是極限冒險體驗。在這邊我們發覺一直有黃蜂在我們身邊圍繞,但還好他們似乎只是警戒的黃蜂,他們的巢穴可能就在不遠某處,但還沒有到達他們攻擊的距離。
我們也在這邊失去了原來登山的路徑,因為前方出現的是一大堆的芒草,草的高度比人還高將近有兩米五的高度,而且芒草的葉子會割人,順著摸不會怎樣,但倒著摸卻跟一把刀子一樣,一路走過去只穿短袖的我,手臂已經是一條又一條的傷痕。
來到這邊我們決定放棄,因為不確定黃蜂在什麼位置,因此再往前走可能會有很大的風險。我們就此,再次的被納納山重重的一擊給打敗了。
回程的路上,我們真的迷失了原本上來的路徑,但是只要方向對往下衝就一定會到達山腳處。
就這樣來到一處很陡峭的山腰處,這邊每走一步最好都可以有東西可以抓住,不然一個過猛就直接抵達山腳處了。但我一個不小心,竟被我抹到咬人狗的葉子,這一抹我的手臂馬上痛了起來,想起了姑婆芋可以以毒攻毒,馬上拔了身邊的姑婆芋,擠出汁液,往手臂上塗,但我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效,因為我的手臂還是刺刺痛痛的,如果這時候有個對照組那就可以知道姑婆芋的效果了~
痛到山腳下,決定試試看阿摩尼亞有沒有效,可惡的學弟竟然跟我說他的可以借我,哼!這種東西我自己有不需要用借的~偷偷跑到泛舟終點的廁所,打算用自己的尿洗手臂~嗚嗚~感覺好髒喔~而且這個角度與姿勢好像不好洗的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發現廁所躲了一隻紅斑蛇,這隻蛇還很小,一看到我就突然僵住不動,看來他有點嚇到,而我也僵住不動,但我是想更仔細的觀察他,避免他一下子就跑掉了~絕對不是我被嚇著,而他正在仔細的觀察我。
其實這一趟下來我一直在觀察有沒有機會可以發現到蛇的蹤跡,原本到山腳下後已經放棄希望了~但想不到在這地方出現了,我相信這時候的蛇一定是相當緊張害怕的,從他落跑時的慌張動作就可以看的出來。這時候I'na知道有蛇出現馬上拿著棍子想要把他驅離或者是想把他打死,但我覺得是我嚇到了他,應該是我離開才對~還好他早就落跑了,I'na走過來時,他已經不見蹤影了。
而我,得繼續完成洗手臂的工作,偷偷借了牆角的水桶,把「它」裝在桶子內~然後再淋到手臂上~
哇~~~~~~~~~~~~好痛呀~~~~
創作者介紹

羅賓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