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回到摘腎臟的工作,這工作我已經漸漸適應了,但是要跟那些前輩一樣可以摘腎臟,還可以把所有內臟都摘下來的功夫相比,我還有得練呢。

今天領到薪資單,果然薪資就如廠長所說的,從一點開始上班的那天開始,我們就跟早班的員工一樣領同樣的時薪。嗚嗚,不但時數減少,連時薪也被砍了三塊。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