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回到了台北,這一次的離開不知何時才能再回到花蓮。
離開了花蓮,這次把所有家當都寄到台北二姊的家,準備開始在台北的生活。還了研究室的鑰匙,還了宿舍的鑰匙,身上僅有的只剩下一把機車鑰匙。看著它,突然覺得落寞了起來,原先是一大把的,現在卻僅剩下這一支,唯一可以安慰的,是這一把從到我手上開始已經陪伴我5年之久。
而這一次它又要陪我遠征。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